天堂网www-天天操逼 生肉动漫免费观看 女人的滋味

    1. <form id=dNDRhQpPG><nobr id=dNDRhQpPG></nobr></form>
      <address id=dNDRhQpPG><nobr id=dNDRhQpPG><nobr id=dNDRhQpPG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歡迎訪問土地監督網!!
      用戶名:  密碼: 驗證碼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      地区· 导航
      當前所在:主頁 > 維權在線 >

      “开胸验肺”民工120万赔偿花去90万 称难支撑几年

      时间:2014-08-22 13:53 來源:未知 作者:001 []

      核心提示

        5月8日下午3点05分,43岁的三期尘肺病忍K晕暮@肟巳耸馈

        “開胸驗肺”的張海超說,“和趙文海見過兩次,一次是2010年和記者去甘肅古浪采訪;一次是在北京一個會上。他活的信心讓我敬佩。很多塵肺病患者心理消極,但他積極向上,還自主創業(做手工織品等)。”

        5月8日下午3点05分,43岁的三期尘肺病忍K晕暮@肟巳耸馈Kち系阶约夯畈还衲辏趺匆裁幌氲剑劳隼吹谜饷纯臁

        公衆對趙文海的熟知,是因爲他的維權經曆。在生命的最後,他多次上訪,並申請勞動仲裁,向法院起訴,要爲自己的生命討個公道。

        2011年,赵文海带领着3个工友,从古浪到兰州,辗转多个部门,2012年8月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历时1年半,他终于胜诉了。赵文海曾希望,能拿到赔偿款去换肺,“如果移植不了,就留给孩子吧”。

        5月8日下午3点05分,43岁的三期尘肺病忍K晕暮@肟巳耸馈Kち系阶约夯畈还衲辏趺匆裁幌氲剑劳隼吹谜饷纯臁

        他并不是今年第一个离世的尘肺病人,仅在他所在的甘肅省武威市古浪县,1年来,就诌|僖延5名重度尘肺病患者死亡。

        最近1年多 氧气袋24小时不离身

        昨日,趙文海的家籠罩在一片悲傷之中,妻兒俞小紅在家只有放聲痛哭。他的兒子剛上大學,女兒今年高考。妻子因車禍,腿部截肢已23年,他的死也意味著,這一家人從此失去了依靠。

        5月3日下午,趙文海再次被家人送入了醫院。當天上午,趙文海突然喘不上氣,躺在地上一動不動。妻子和女兒嚇壞了,趕緊把氧氣的壓力調到最大。

        最近1年多,趙文海的身體每況愈下,氧氣袋24小時不離身,即使上廁所,也不能間斷吸氧。

        他曾有過擔心,並斷言,自己活不過今年。這不是他第一次突發狀況,發病前10幾天,他剛出院。

        5月3日,趙文海在地上一躺就是兩個多小時。當他意識稍微清醒,俞小紅和女兒一邊幫他充氧,一邊含著淚說:“我們去醫院吧。”趙文海點頭同意。

        趙文海是一個嚴重的塵肺病患者。2004年,趙文海感到氣喘、胸悶。2011年,被診斷爲塵肺病三期,這也是塵肺病最嚴重的級別,無法治愈,幾乎已經宣布了死亡。

        2012年,趙文海夫婦曾去醫院要求洗肺,但由于身體太虛弱,被醫生拒絕。醫生曾告訴俞小紅准備後事,夫婦倆聽後抱頭痛哭。

        趙文海卻一直很樂觀。他曾寫道:”一個人只有一個心髒,卻有兩個心房,一邊住著快樂,一邊住著悲傷,不要笑得太大聲,不然會吵醒旁邊的悲傷。”

        尘肺“噩梦” 充满了后悔和抱怨

        想到自己年輕的生命即將走向終點,趙文海曾充滿了後悔和抱怨。

        1998年到2003年,赵文海和同村多人到甘肅省玉门市昌马金矿打工。采矿、打炮眼,虽然让他挣了六七万元,成了村里小有名气的“先富起来的人”,还是矿上的“先进采矿工作者”。但终日与大量粉尘相伴,让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患上了尘肺病,并从此改变了人生。

        趙文海感到胸悶、咳嗽、喘不上氣,一直以爲是肺結核。直到2011年,才被診斷爲塵肺病,並且已經是三期。

        2011年,赵文海带领着3个工友,从古浪到兰州,辗转多个部门,2012年8月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历时1年半,他终于胜诉了。

        县政府分配给撂K晕暮R惶装仓梅浚拮釉诩依锟诵÷舨浚蜃橹恕肮爬私忝檬止し弧保涸鸺庸ぁ⑾坌妫庖彩撬羌业闹饕杖搿W魑厦排觯晕暮7蚋镜牧轿桓盖祝约岸雍团夹枰茄睢

        戛然而止的生命 完全没有征兆

        住院的6天時間,對趙文海和家人來說都是煎熬。俞小紅已經不記得趙文海出現了多少次呼吸困難了。

        後幾天,每天晚上趙文海幾乎都喘不上氣,睡不著覺。他不得不跪在地上,呼吸稍微正常了,再躺倒床上休息會,如此反複。家人的眼淚則一直打著轉。

        跪著睡覺,站著睡覺是很多塵肺病患者不得已的選擇。趙文海曾感慨:“幾乎只能吸氧度日,每走一步都憋氣厲害,幾乎要命!”

        最後住院的幾天,晚上睡不著,他和妻子聊起了人生,沒說五六分鍾話,就喘不上氣,要大口吸氧:“我要死了,你們怎麽辦,你殘廢,兩個小孩還在上學。”

        俞小紅則趕緊打斷他:“你要活著。”

        最后几天,俞小红察觉到撂K晕暮2∏榈牟徽!5词拐庋晕暮R裁幌氲秸饷纯欤妥叩搅巳松闹盏恪K疽晕约耗芏嗷1年,因为他想看到儿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。

        在趙文海去世的當天上午,病友周俊山、張太山還前去探望。周俊山是一位塵肺病二期患者,與趙文海家住同一個鎮。他至今還想不通,趙文海爲什麽去世得那麽突然。

        8日上午,周俊山和張太山去看望時,趙文海還下床迎了他們。趙文海說,他可能活不過今年。俞小紅也說,當天早上,趙文海還自己刷了牙,完全沒有死亡的征兆。

        中午,周俊山又去看望了同在一棟樓住院的5名塵肺病患者,俞小紅則回家爲趙文海准備午飯。下午1點多,俞小紅突然接到醫院的電話:“趕緊過來,人不行了。”

        病发时,张太山正在陪伴赵文海,“两个忍K诖蹬#蝗凰筒恍辛恕薄

        兩個小時的搶救,最終也未能挽回趙文海的生命。

      河南農民張海超,在一家耐磨材料廠打了三年工,患上了“塵肺病”,從2007年底踏上職業病維權的艱難征程。2009年6月,他近乎悲壯的“開胸驗肺”震驚全國。在媒體的關注和追蹤下,當地政府“特事特辦”,2009年9月,張海超後來透露,他獲得職業病賠償共有120萬元。

        幾年來,張海超的肺功能逐年惡化,出現了塵肺並發症。2013年6月28日,他在無錫做了肺移植手術。張海超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的120萬元賠償已經花去90萬元,剩下的30萬元也支撐不了幾年。

       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牛亚皓 发自河南

        {1} 谈赵文海:

        他對生活的信心讓我敬佩

        記:你見過趙文海嗎?

        張海超:見過兩次。一次是2010年和記者去甘肅古浪采訪,見過他;一次是在北京一個會上。他對生活的信心讓我敬佩。很多塵肺病患者心理消極,但他積極向上,還自主創業(做手工織品等)。甘肅古浪的塵肺病患者是典型的群體,他是這個群體的核心人物,所以比較知名吧。2010年微博熱度很高,他是塵肺病患者群體中最早會上網發微博的,語言表達能力較強,和外界也好溝通。

        記:你感覺這幾年塵肺病的維權狀況有何變化?

        張海超:還是有變化的。一些經濟發達的地方,用人單位主動買工傷保險;工人意識提高,簽勞動合同;沿海地區不管賠償多少,都有賠償。

        {2} 谈肺移植:

        生活正常了,算撿了一條命

        記:你做了肺移植,給了很多人希望吧?

        張海超:當時我剛做完肺移植,很多塵肺病患者一致歡呼,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。這幾年塵肺病患者做肺移植的也少,拿到賠償去做的除了我幾乎沒人。我算是撿了一條命。我現在不用呼吸機了,肺功能正常,爬山、慢跑都可以,只是不能做劇烈運動、不能幹重體力活兒。不過經濟壓力大,不確定性也很大。

        我做完肺移植之後,要終生用藥,一個月光藥費就得花七八千元;如果出現感染等情況,花費更大。我獲得了120萬元的賠償,現在已經花費了90萬元,還剩30萬元,沒幾年就花完了。

        {3} 谈现在:

        能自食其力是一點安慰

        記:你這幾年也幫不少塵肺病患者維權了吧?

        張海超:去年大概幫助1000多人維權(包括咨詢),成功拿到賠償的不到10%;並且賠償的額度很低,一般是幾萬元,甚至兩三萬元的都有。其實從去年11月開始我才記錄,到現在共有300多人向我咨詢,中間也有兩三個獲得了賠償,有的還在走程序。一般找我咨詢的都是疑難案例。以前還常開車出去幫別人維權,現在出去得少了。

        記:爲什麽?

        張海超:2013年我出院後,俺媽得了中風(腦梗),看病花了十幾萬元,現在還不能出門。你也知道我離婚了,女兒現在九歲上小學三年級,以前俺媽幫我帶孩子,現在我還得照顧俺媽。現在我藥費、俺媽的藥費、女兒上學和生活開支加起來,一個月一萬元多點。我想著有個經濟來源最好。去年就在縣城承包了一輛公交車,給公交公司交管理費、雇司機自負盈虧,一個月能掙2000元。

        想起來,這是一點安慰。

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規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  用戶名: 驗證碼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  最新評論
      本網概況  |  會員服務  |  聯系我們  |  網站地圖  |   人員查詢
     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應民事主體自行提供,該信息內容的真實性、准確性和合法性應由該民事主體負責。土地監督網 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。
      中国纪实通讯社主办 —— 全国维权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锰K境て教
      土地監督網 版权所有 Copyright ? 2013-2017 tdjdh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联系邮箱:1607500683@qq.com 监督电话:010-89942671 转 618
      HoMEmenuCopyrights 2015.All rights reserved.More welcome -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